要点简述:

 

  • 新兴应用市场带动下,MLCC 将迎来广阔前景;
  • 疫情影响与行业周期轮转,引发新一轮涨价风潮,诱因众说纷纭;
  • 行业动荡背后,目光重新聚焦本土 MLCC 产业现状,正视种种差距;
  • 本土厂商该如何发力追赶?疫情延烧之际,本土企业迎来磨难还是机遇?

 

前不久,MLCC 大幅涨价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 

然而,还没等屁股坐稳,前方又传来了价格回落的消息。

 

反复的价格变动中,一方面印证着全球半导体产业链愈加紧密的联系和牵绊,困境之下,牵一发而动全身;另一方面也在暗示,在巨大的震荡下,任何市场都可能迎来行业洗牌的机会,等待后来者去追赶或被再次拉远。

 

MLCC 概述

MLCC(Multi-layer Ceramic Capacitors)是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,由印好电极(内电极)的陶瓷介质膜片以错位的方式叠合起来,经过一次性高温烧结形成陶瓷芯片,再在芯片的两端封上金属层(外电极),从而形成一个类似独石的结构体,是电子线路中必不可少的基础电子元件。其优势在于体积小、高频特性好、寿命长、电压范围大,成本和性能上都占据优势。

 

Paumanok 数据预计,2019 年全球 MLCC 市场规模超过 120 亿美元,占陶瓷电容市场超过 90%,占电容器整体市场的 50%以上,因应用广泛和市场占比较大等被称为“电子行业的大米”。

 

需求方面,与集成电路等电子元器件类似,下游应用持续推动 MLCC 的需求增长。目前 MLCC 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、汽车、物联网等市场领域。

 

 

消费电子:目前 MLCC 约 70%需求来自消费电子领域,其中手机设备的需求占比达到 38%,PC 的需求占比达到 19%,音视频设备的需求占比达到 15%。

 

其中,以智能手机为例,5G 手机的发展增加了智能手机对 MLCC 的需求。调研机构指出,相较于 MLCC 在 4G 手机的使用量,5G 手机中的 MLCC 用量增长了 10-30%。现在主流的 4G 功能手机中,iPhone X 中内置约 1200 颗 MLCC,按照 5G 手机增长量来算,未来一台高端 5G 手机的 MLCC 需求可能在 1320-1560 颗之间;中阶手机 MLCC 数量也将从大约 400 颗增加至 500 颗以上。

 

调研机构 Gfk 发布的 2020 年手机市场前瞻报告预测:2020 年全球 5G 手机销量将达 1.7 亿台。可见,随着 5G 手机的批量生产,MLCC 用量增长颇为可观。日系 MLCC 厂商也提出统计数据,指出全球智能手机超小型 MLCC 需求量在 2016 年约 3763 亿颗,预估到 2020 年需求量可达 6325 亿颗,年复合成长率约 13.9%。

 

汽车领域:传统车用 MLCC 器件平均每台车高达 3000 颗,主要用于动力电机、转向电机、怠速停止、再生制动等部位。随着智能化、电动化等趋势,将带动车载 MLCC 需求。据中央社消息,目前车用 MLCC 需求量占整体 MLCC 比例约 20%,随着汽车电子化程度提高,平均每辆车对 MLCC 需求量也将大幅提升,预计到 2025 年车用 MLCC 的需求量相比 2019 年可提高 70%。

 

目前,全球主要 MLCC 厂商也在逐渐调整策略,将产能转移至汽车等中高端市场。以 MLCC 大厂三星电机为例,其 2018 年底正式关闭成立 18 年的位于天津的手机厂,资遣 2600 名员工,将投资 24 亿美元,生产强化动力电池与车用 MLCC。

 

物联网市场:新兴物联网设备的增长也将进一步增加 MLCC 的市场需求。据 Gartner 预测,2020 年,全球物联网终端数量将从 2016 年的 64 亿增长至 208 亿。物联网设备的数量以及电子系统复杂程度的增加也将增加 MLCC 的用量。

 

从上述应用市场情况看到,5G 智能手机将带来第一波 MLCC 的需求增长,随后汽车产业的发展,则将进一步推升市场对 MLCC 产品的需求。同时,随着物联网市场的成熟,物联网设备的增长对于 MLCC 的需求也将进一步加大,为 MLCC 产品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 

价格波动始末

本次价格波动可以追溯到 2019 年 9 月底,当时国巨和三星电机宣布由于产能紧张,MLCC 产品将启动调价,价格涨幅在 5%~10%。随后国巨、三星电机以及大陆被动元件厂商风华高科再传出部分 MLCC 型号已停止接单的消息。

 

2020 年开年之际,MLCC 涨价趋势越来越明显,供应链已开始积极备货。当时也有外资报告指出,由于 2020 年第一季度 MLCC 货源紧张,今年的通用型号 MLCC 涨幅或达 30%-50%。

 

涨价的消息还没来得及消化,新冠疫情率先在中国爆发了,武汉封城的消息拉紧了全国的神经,国内工厂陆续关厂停工,很多重要的电子半导体重镇都受到了较大影响,开工率明显不足,而全球多达 40%~50%的 MLCC 产能位于中国,进一步加剧了 MLCC 市场的供需失衡。上游供货紧张,影响很快就蔓延到了市场。

 

2020 年 2 月下旬,以国巨为代表的被动器件厂商宣布继续上调 MLCC 产品价格,3 月份开始生效。

 

此时,国内疫情防控尚未告捷,日、韩疫情持续扩散。中、日、韩同为被动元件制造大国,疫情扩散影响原料、零件的供应,复工进度严苛,产线稼动率较低,对库存已低的被动元件供应链而言,不可否认将产生冲击,供应端迎来严重挑战。

 

据国巨方面表示,随供应缺口扩大,导致成品库存锐减,目前已低于 30 天,是十年来最低。(MLCC 产业库存应对表:如果成品库存周转天数破 50 天,交货会变得紧绷;45 天就会被视为警戒水位区;跌破 30 天就要以价制量,价格上涨。)

 

然而“福不双至,祸不单行”。疫情席卷全球趋势下,为了防堵疫情,菲律宾马尼拉自 3 月 15 日开始封城一个月。

 

MLCC 原厂虽多集中在日本、韩国,以及中国台湾,但其生产基地、厂房、设备却有相当大一部分坐落在中国大陆和菲律宾。其中,菲律宾囊括了全球前两大 MLCC 厂村田、三星电机分别 15%和 40%的产能。

 

中国和菲律宾两大产能基地突遭疫情“黑天鹅”的袭击,在厂商补库存的当下,MLCC 供应恐将更加吃紧。

 

因此,产能利用率下降、库存接近干涸,疫情导致员工流动受管制,以及假期开工员工成本、运输成本等都有提升,就供需决定价格的市场机制下,涨价看似再合理不过。通过调涨产品价格,可削弱成本压力,弥补出货量的下滑。

 

 

价格波动诱因

与 2018 年 MLCC 涨价大潮始于村田、TDK 等日企产业结构调整导致失衡不同,本次涨价始于 MLCC 厂家去库存调整,盛于疫情爆发供给端产能不足。

 

上次涨价周期后,各 MLCC 厂商库存产品较多,供过于求。2019 年电子元器件市场并没有出现强烈需求,MLCC 厂家们开始主动降低产能去库存,以国巨为例,国巨进行了两轮裁员以及减产,在 2019 年的上半年国巨稼动率仅 30-40%,其他 MLCC 厂家也在使用该策略去库存调整。

 

经过近一年的努力,MLCC 上下游供应链去库存调整也基本结束。一轮价格波动周期的结束,意味着新一轮涨价的开始。轻装上阵的库存已为涨价做好了准备,突如其来的疫情又加剧了供给侧产能带来的影响。按捺不住的国巨再次率先引领了本次涨价浪潮,从各厂商动态来看,本次涨价的声音主要以台商为主,日商基本无参与,三星电机在早期有推波之功。

 

但是在同行业调价态度不一的情况下,理性看待市场涨价的诱因开始受到关注。

 

有业内人士分析,目前被动元件产业供需不平衡以及前期的去库存调整,促使 MLCC 报价上涨。再加上从第 2 季度起,进入电子业传统需求旺季,特别是 5G 手机对于被动元件的需求相较 4G 手机更为强劲。因此预估出货价格还有再上涨约 5%-10%的可能,且第 3 季度与第 4 季度也将会有小幅度的上涨。

 

对于接下来的价格走势,国内知名电子元器件采购平台 Bom2buy 的合作客户向笔者表达了另一种观点,其表示:“2019 年 Q4 前市场库存消化完毕,Q4 开始小范围缺货,价格触底略有反弹;春节过后,受疫情影响,各工厂复工率不足,产能不够、物流相应滞后,造就了 MLCC 的恐慌性需求,3 月第一周价格大涨,后价格慢慢回落,目前比年前总体贵 30%;但主要还是对一些消费类产品涨价为主,同时多家主流厂商也正处于观望期,可能针对第 2 季度的报价做相应调整;目前国外疫情愈演愈烈,且多个城市已经宣布封城,未来一个月估计价格还是会持续往上走;但长期来看,经济下行,需求低迷,市场还是会趋于平稳,回归正常的价格水位。”

 

两种不同的走势预判,目前还难有定论。商业市场向来多变且难以预料。

 

市场上另一种声音印证着关于市场复杂性的猜测:“目前市场上 MLCC 价格还在持续回落,‘一料难求’的情况已经不再出现。一直以来,市场缺货涨价主要是看好 5G 的发展,如果今年 5G 市场顺利展开,那么其价格或将持续上涨。但就目前来看,5G 建设或许不及预期,市场上真实需求其实并不太多,所以阻容感市场的好行情大概也只是昙花一现。甚至这一波 MLCC 涨价潮主要是贸易商在炒货,某些厂商趁机捞钱,而非市场驱动。”

 

关于涨价诱因及当前价格波动情况,市面上众说纷纭。有人认为涨价将直接造成下游客户采购成本大幅增加,对整个产业链是一个极大的伤害;有的人则从中看到机遇,像等待着水面起浪的鸭子,以好趁机加快爪子扑腾的速度,动荡的表象下,不可多得加速的机会。

 

还有一类人如媒体,在产业波动中,予以鼓吹、呐喊、猜测,像是运动场边的啦啦队或裁判员,置身事外也参与其中,场上的波涛与汹涌,反超或落寞,利益之外、情绪之中,只负责记录那些片面的真实。

 

在短期内工厂成本增加、交货周期不确定、供需关系紧张的事实下,大家立场不同,观点不一,也属正常。

 

站在笔者的立场,引出了以下论述。

 

价格动荡背后,本土厂商的现状与机遇

 

·产业格局

在讲述本土厂商在这轮波动中可能出现的机遇之前,先来介绍一下当前的产业格局。

 

MLCC 市场份额占比情况

 

MLCC 具有标准品属性,行业在长周期处于平稳发展,被动元件产业进入寡占市场,MLCC 全球前三大厂的市占率已经突破 50%,前五大厂市占率更直逼 80%,随着小厂林立的时代过去,杀价竞争不再,被动元件涨价的频率从十年一次,缩短至二年左右。2017~2018 年掀起的涨价潮,2020 年再次上演,涨价的背后,代表被动元件厂的议价权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

产业结构、供需结构和市场预期导致价格波动,成为行业厂商关注点所在。但留给后来者追赶的机会,正在逐渐收缩。

 

本土 MLCC 市场现状

纵览我国整体市场,各地区凭借自身不同优势推动市场向前,主要围绕三大经济圈,产业优势各异。

 

目前,中国主要的民用 MLCC 生产厂商约有 30 家左右,主要分布于珠三角、长三角和环渤海京津地区,各个地区均形成了各自的产业链和竞争优势。

 

珠三角地区电子信息产业发达,是中国最大的家电生产基地,也是全球重要的计算机硬件生产基地,以东莞为中心的 IT 制造业已经成为全球 IT 采购链中重要一环。该地区最具代表性的 MLCC 供应商包括太阳诱电、东莞华科电子有限公司、深圳宇阳、风华高科等;

 

长三角以半导体制造、笔记本电脑、手机及零部件为主。台湾地区的电脑产业主要向该地区投资,促进了该地区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。目前该地区的主要 MLCC 厂商有无锡村田、国巨电子、华新科技等,从而使得该地区 MLCC 产业快速发展;

 

环渤海京津地区逐渐形成了一个电子信息产业生产和科研基地,多家国际巨头均在此设立了研发与生产中心,同时也吸引了大批日韩企业投资。该地区 MLCC 产业发展较充分,其代表企业有天津三星电机。

 

可以看到,国内市场这块肥肉呈被各企业瓜分之势。国内厂商中,除个别综合实力具备挑战国际品牌的能力外,大多数为中小型企业,集中在民用中低端市场,竞争激烈。相较于国外大厂,本土厂商由于多方面存在不足,处于被动地位。其中差距,在笔者以下的介绍中可见一二。

 

市场差距

根据智研咨询统计,全球 MLCC 行业可分为三大梯队。

 

第一梯队是以村田、三星电机为首的日韩大厂,其中,日系厂商在产能上更胜一筹,在尖端高容量产品、陶瓷粉末技术及产能规模上遥遥领先,市占率高度领先;

第二梯队则是中国台湾厂商,技术水平逊于日韩,规模优势强,主要有国巨、华新科、禾伸堂等代表企业;

第三梯队主要为大陆厂商,代表企业有风华高科、三环集团、火炬电子等,与台系之间的差距在逐步缩小。

 

图源:前瞻产业研究院

 

全球 MLCC 市场主要被日韩及台湾地区所占领,不过,近几年中国厂商不断实现技术突破,目前成功挤进全球前十名,比如华新科技、宇阳科技等,占全球市场的份额分别为 9.8%和 4.1%。

 

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消费电子制造国,对 MLCC 需求增长也非常快,数据显示,2018 年中国 MLCC 市场规模达到了约 520 亿人民币,预计 2021 年中国 MLCC 市场规模约 630 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 7%,高于全球平均水平。

 

产能差距

从 MLCC 产能来看,村田和三星电机占据着绝对优势,村田更是以 1000 亿颗 / 月的 MLCC 产能引领全球 MLCC 市场发展。其次是国巨、太阳诱电、华新科技等月产能为 300-450 亿颗。

 

图源:中国电子元件行业协会

 

当前中国大陆 MLCC 厂商市占率仍较低,受益需求增长和国产替代,标杆企业有望进入快速发展阶段。

 

此外,关于全球 MLCC 行业龙头的产能布局,中信证券指出,除日本外,村田产能全球布局在中国无锡(40%)、菲律宾(15%)、泰国和新加坡;三星电机产能主要在韩国釜山(20%)、中国天津(40%)、菲律宾(40%);另外,国巨 MLCC 产能集中在中国苏州(70%)和中国台湾。

 

技术差距

提升电容量是 MLCC 一直以来的趋势,而 MLCC 的电容量与内电极交叠面积、电介质瓷料层数,及使用的电介质陶瓷材料的相对介电常数成正比,与单层介质厚度成反比。 

 

因此,在有限的体积内提升电容量的方法主要有两种,其一是降低介质厚度,介质厚度越低,MLCC 的电容量越高;二是增加 MLCC 内部的层数,层数越多,MLCC 的电容量越高。以堆叠层数为例,日、韩厂商普遍可以做到 1 至 2μm 薄膜介质堆叠 1000 层以上,而中国厂商大约只能达到 300 至 500 层。此外,日、韩厂在耐高压、薄度上也具有明显优势。

 

常规性 MLCC 在过去多年竞争激烈,导致利润微薄,而高端的超小型 MLCC 和高容 MLCC 技术难度高、需求旺盛,可以提供较为丰厚的利润。目前,几大厂商都有很多常规 MLCC 产能,但高端 MLCC 产能因为对技术要求比较高,主要集中在日本厂商手中。

 

产业链企业声音

对于差距,Bom2buy 合作伙伴(EMS 企业)的观点可以总结为:一方面,本土厂商产能较低,与国外大厂存在较大差距;另一方面是高容值物料产能和技术差异,目前本土厂商还是擅长于低容值(1UF 以下)规格的料件,这一块基本可以替换国外大厂的料。但在高容部分,本土厂商技术和成本都不占优势。

 

此外,对比国外大厂,本土厂商的选型工具和销售网络不够完善,外加主要定位在服务大型客户,对中小企业支持力度欠缺,也是推广的壁垒之一。

 

·本土厂商的动态与追赶之路

多年来,国内 MLCC 行业通过持续引进吸收国外生产技术,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研究和生产能力,常规产品的生产工艺及技术指标基本能够满足国内大部分市场需要。但是受基础材料、生产设备的限制,高端产品的性能以及可靠性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,还存在一定的差距,整体市场份额占比较低。

 

当前,疫情延烧,持久不下,复工延后,产品涨价,被动元件采购和回补库存订单纷飞。国内疫情的率先降温给本土 MLCC 产业迎来了一丝机遇。

 

如下:

·疫情影响下,国内市场率先恢复,加之日韩境内运输受限,菲律宾马尼拉封城,这些因素都让 MLCC 头部企业的产能受到极大影响,国外厂商长久缺货的情况下,导致订单转移,偏消费类客户会逐渐向本土厂商靠拢,使得本土企业赢得一部分市场。意味着这段时间将成为 MLCC 国产替代的绝佳窗口;

 

·MLCC 产品涨价趋势下,本土厂商的配套服务更加灵活,能够快速响应并且在成本控制上有极大优势,可以凭借价格优势吸收部分订单,争取到一部分客户;

 

·加强研发投入,从生产工艺、原料配方等多方面着手,逐步提高产品性能,努力做到在高端电容器市场领域与其分庭抗礼;

 

·中美贸易战带来国际供应链的不稳定性,原来依赖进口材料的 MLCC 厂商都积极开发国内供应商,给本土公司带来新的机遇。当前已有很多企业在使用或开始认可本土品牌,将本土产品作为后续主力或备选。在此基础上,对待客户要做到“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”的态度和服务意识。

 

在上述几点发力和追赶的方式之外,提升产能也是本土厂商当前要关注的重点。

 

近年来,全球 MLCC 市场需求增幅较大,价格在波动中持续上涨。随着 MLCC 市场景气度提升,2018 年被动元器件巨头纷纷对外公布扩产计划,新产线的投产时间多集中在 2019 年末至 2021 年之间。其中,日韩系厂商更关注的是智能手机和汽车领域高端 MLCC 产品。

 

除了日韩系厂商之外,风华高科、三环集团等本土厂商均有相应的扩产计划。

 

与非网制图

 

风华高科近日宣称将投资 75.1 亿元用于高端 MLCC 生产基地的建设,该项目将分三期建设实施。预计 2020 年将新增产能 56 亿颗 / 月,项目全部完成后将新增月产 450 亿颗高端 MLCC 的产能。

 

三环集团也在 3 月份披露了增发预案,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21.75 亿元,将用于 5G 通信用高品质 MLCC 扩产技术改造项目,以及半导体芯片封装用陶瓷劈刀产业化项目。三环集团 2019 年底产能 40 亿颗 / 月,预计 2020 年达到 100 亿 / 月、募投项目达产后产能再翻倍。

 

结语

产品价格的起起落落是产业的正常现象所在,当然,涨价分不同的情况:应用端旺盛导致供不应求、产业结构调整导致失衡、突发外部环境导致短缺、国家管制政策改变导致原材料价格上涨等等可能。

 

天下熙熙,天下攘攘 .... 周而复始的行业规律下,各家喜忧参半。

 

对于身处落后位置的本土企业而言,此时的市场局势或许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每一次的产业震荡下,趁机吸收订单、加速扩大产能、发力高端产品等都成为了缩小差距可能的方式所在。

 

MLCC 市场的每一次波动都像是蝴蝶抖动的翅膀,酝酿着行业在未来重新洗牌的可能性。

 

MLCC 的故事还有很长,本土厂商在蓄力中等待蝴蝶效应的显现。

 

 

更多对产业生态文章的梳理,请点击与非大视野